擎海潮

霹雳布袋戏虚拟人物。

深居银盌盛雪的隐世高人,为惜夫人的胞兄,平时一派从容悠闲,但遇到自己的执念或爱好厌恶,就会显得特别执拗而难通融,尤爱珍藏奇箫和听箫。不爱纸上谈兵,心有定见便会付诸行动,言语中不经意会流露傲气。

名称:擎海潮

称号:北冽鲸涛

诗号:一举鲸涛快哉风,世浪翻袖中。古今谁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梦

初登场: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8集(登场于银盌盛雪)

退场:霹雳兵燹之圣魔战印第35集(欲与鬼觉神知同归于尽,被鬼觉神知打下天地合,生死不明)

根据地:银盌盛雪

武学:覆手泻涛、浪逐千秋峰、百潮定观、八虚浪击、纵浪大化复西东、雪浪沉殇、擎涛裂万里、浩滔东流·赴海为期·海楼雪指浪成岳、擎海翻浪、号宇越天穹、鲸腾鱼龙怒、雪掩孤城浪惊篇、鲸起万龙沉、六脉元功、气双合·涛分流

武器:号雨鲸脉、神坊羽衣刃

所有物:兵甲武经之卷(送给赤子心,后被啸日猋所夺)、周天三丹(赠予惜夫人)、雪潮(妹惜夫人相送,为天下一管无双竹所制的名笛,名匠金竹笑的最后遗作)

董事长交付任务,剧中需要一名性情特殊的高人,除了「自我」,还要无视江湖小节。编剧在设计擎海潮时,在个性上又增加了偏执、好恶分明、重形象等特色,以往的先天高人大多性格淡泊、不问世事,有神圣不可侵犯,而擎海潮则不同,他爱箫、厌恶酒,会嫌他人庸俗而自视甚高,而且还爱面子,当他被朋友吐槽时,为了顾及形象,总是装模作样地不在乎,即使暗怒在心也不愿表现出来,这让好友们一旦抓住时机,就进行更猛烈的吐槽。但是有时候擎海潮情绪又会激烈起伏,例如责备忘忧,这也是爱面子、重形象,一手排布的名箫演奏会进行时,任何人都不可打扰、评论。

擎海潮厌恶酒,他看到千钟少成日酒醉,举止不雅,认为酒令人失态、误事,于是为了形象,他不喝酒、虽然千钟少仍是他的好朋友,但无论千钟少说了多少酒的好处,擎海潮决计是不会喝的。

擎海潮讨厌鬼谷藏龙,虽然鬼谷藏龙是一城之主,但其内在如何比得上惜夫?以小妹之才,可以有更好的对象,为何偏偏选择庸俗的鬼谷藏龙?也许鬼谷藏龙并不庸俗,但在擎海潮的眼里,鬼谷藏龙就是一个普通普通的人,更令人不爽的,就是惜夫人的亲事太匆促,居然说嫁就嫁,这鬼谷藏龙也太不给擎海潮面子了。

擎:长兄如父,这鬼谷藏龙哪根葱啊,连提亲都没有,我决定讨厌他了!

虽然擎海潮那么样的讨厌鬼谷藏龙,但听闻鬼谷藏龙之死,仍然向一页书挑战。鬼谷藏龙终究与惜夫有夫妻之恩。鬼谷藏龙满口谋略,在擎海潮看来只是纸上谈兵,但鬼谷藏龙守护略城、守护「家」的实际动作,擎海潮却是认同的,于是擎海潮要向一页书复仇,他要严惩让惜夫失去幸福的凶手。

宋朝词人王庭曾作「蓬莱又还水浅,鲸涛静见,银宫如许」词句,鲸鱼是海中最大的生物,当鲸鱼浮上海面时,引起非常壮观的波涛,这是海中其他生物所做不到的,北冽意为寒冷的场所,以鲸为号,即使自比巨鲸于冰海中乘风破浪。古诗云:「鲸音怒吼三千界,蝶梦惊回百八声」则是以鲸鱼形容巨钟雄浑响亮、无与伦比。鲸鱼跃身击浪,如同海潮汹涌起伏,而一手擎举海潮、翻浪袖中,即是擎海潮名号中不凡之处。

银盌盛雪是擎海潮的住处,一处布满风雪的孤岛,而银盌盛雪是禅宗之语,盌者,碗也,用银白色的碗,盛着银白色的雪,两者看来从无分别,有「无相」或「空」的意思。擎海潮虽与佛门并无关联,但是以银盌来盛满雪的这个动作,表现出擎海潮如银碗、如白雪一般,清冷晶莹、寒傲高洁。

擎海潮有一件特殊的兵器,号雨鲸脉,编剧偷偷跟小编讲,这里面有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巨大的号雨鲸鳌在海中作乱,渔民苦不堪言,后来擎海潮出手为民除害,抽其筋脉,制成武器,平时是一支长鞭,运功后号雨鲸脉就会变成一支长长的利刺。鳌是传说中的龙头鱼,所以握柄部分道具组就做成龙头鱼身的造型。

依照编剧的要求,擎海潮必须带上寒士布帽,而且帽子上要有个洞,发髻要从洞里露出来。过去有戴帽子的角色,帽子完全都把头发盖住了,所以编剧特别交代,这帽子要与众不同。单是因为帽子的问题,造型师做了两顶,编剧都不是很满意,直到第三次才算达成编剧的要求。

编剧还要求,擎海潮需要披上大披风,一件上面满是羽毛的大披风,让擎海潮有清霜羽氅弄箫声的高人风范。

爱人:击珊瑚

:惜夫人

妹夫:鬼谷藏龙

义女:忘忧(玉倾欢)

外甥:赤子心(鬼谷晏)

朋友:白尘子、一页书、忌霞殇、千钟少、拣角喫毛、素还真

仇敌:号雨鲸鳌、烨世兵权、端木燹龙、鬼觉神知

数百年前,练功初成的擎海潮见号雨鲸鳌于北海兴风作浪,击杀鲸鳌并取其背上龙筋作为兵器“号雨鲸脉”;间接影响号雨鲸鳌之阳体,端木燹龙战败于靖沧浪,使其被冰封登道岸。

武学造诣精深,让多次主动袭击的死国连吃闷亏,琵琶邪骨与魍魉灵休皆亡于其手,也让天者与地者赞叹其能为。

后为报略城之主鬼谷藏龙遭入魔后的一页书杀害之仇,与其约战天地合,展开“海天决”生死之争,并首度让号雨鲸脉现世;然而遇上死国与火宅佛狱的暗袭,战局中止,却在后来因为大鹏鸟之卵一事,加上屡次化解一页书与云鼓雷峰的纷争,成为不打不相识的好友,甚至在此之后,联袂对上云鼓雷峰,让一页书顺利解除魔化。

而后,为查明逸踪之主击楫中流的生死之谜,受净无幻的指引,与击珊瑚一同来到鬼藏元窟一探虚实,遂发现一具白骨及鬼觉神知有关之线索。加上魔城使者执念指点击楫中流之死与鬼觉神知有关,便独自一人踏上一念之间,试探鬼觉神知。而鬼觉神知身上也流出与鬼藏元窟地上相同之黏液,更加确信鬼觉神知便是击楫中流。

为保护击珊瑚,擎海潮决意尘封这桩真相,悲声一喝挟掌而出击毙鬼觉神知。然而鬼觉神知却凭借圣魔元史中所习异术寄生于擎海潮体内,对擎海潮造成性命隐患。虽经一页书、素还真、忌霞殇、击珊瑚和净无幻等人多方奔走觅法相救,但仍无济于事。病重之际,杀入天阎魔城,欲与鬼如来同归于尽,但被一页书救走。最终擎海潮试图在天地合与鬼觉神知同归于尽,但却被鬼觉神知打下天地合。

为报妹夫鬼谷藏龙被杀之仇与魔化一页书下战书,展开震惊寰宇的新月天地合,双峰海天决

作为狙杀的最后一关,缠斗火宅佛狱咒世主,令其最后中箭重伤;

运用神坊羽衣刃,与一页书合破死国邪器万妖炉;

云鼓雷峰问罪梵天,擎海潮相救,并订约海天合闯云鼓雷峰三关,过关则雷峰不再干涉一页书之事。

地者评价:根基深厚似海潮,武功以柔蕴刚,数招之内,便令吾赞叹不已。(兵甲龙痕21)

天者判断:能让地者如此惊异,定是旷古绝今的高手。(兵甲龙痕21)

评鬼谷藏龙之败:茶心,是比人心更加可靠老实;茶好,味就香;茶若坏,胃会痛。(兵甲龙痕21)

对死国琵琶邪骨+魍魉灵休的试探:泰山焉可尺丈,江海岂能斗斛!(兵甲龙痕23)

对死国黑暗冷爵(旁白):一步一吟诗,一字一出手!(兵甲龙痕24)

凯旋侯评价其武学:大海无量,潮浪无垠。倾天惊涛,深不可测。(兵甲龙痕26)

挑战一页书:新月天地合,双峰海天决!(兵甲龙痕29)

此心已得何吹箫,击碎珊瑚人寂寥。(兵甲龙痕38)

世事浮如云,人生一场醉。(枭皇论战05)

银盌盛雪众人祭奠(旁白):声声唤,声声慢,声声悲箫喑咽;似寒霜,似梅乱,几似北风吹人远;濛濛影阑珊。(圣魔战印35)

今天要谈的,是传说中的海舅、大舅,也就是上一档后头退场的雪崖高人——北冽鲸涛擎海潮,这个跨越兵甲龙痕、枭皇论战、圣魔战印三档剧集的主人翁。

刚开始被告知要接这高人角色时,是在我闭关赶稿之后,进编剧室的一日,一进来,就是一件大工程。某三告诉我董事长要我接这角色,那时我还有点懵懵懂懂,问说要哪种性格?哪些人物特质?他们说:「要和世俗不一样,我行我素,只相信自己执着的那款」,光听我就晕了。霹雳的武侠世界里,有少这种角色吗?好多都很自我啊!

为了这段描述,某周开始想了好几天,该添加何种设定来丰富角色?风雅,是一定要的,为了搭配原始设定,结果就是「品味一流,自有见解,不与人近,孤僻刁钻的风雅之士」这款了。

为了风雅,我设计了雪崖上的挂箫花树,银盌盛雪的竹屋茶亭等冷调场景,一方面也是要由景映衬角色给人的清冷、疏离感。

而在霹雳世界里,人物走跳武林的条件,越来越严苛了,不仅手要能拿武器,还得会项乐器,不然好像哪里失格一样,所以继道隐凤凰鸣之后,我让擎海潮也会箫这乐器,但他只「看着听,不吹的」,在雪崖上独自听风声为他奏箫,你看,多孤傲!多惬意!多风流!多与众不同啊!这设定也是为侧写他的执拗刁钻特质而设。擎海潮若活在这世纪,他绝对是个城市雅痞,一杯咖啡,一张沙发,听着木箱喇叭里悠悠传出的发烧乐,兀自陶醉,而这举动里头,也是暗藏背景心境的。

在擎海潮的人物关系上,其实一刚开始,海舅应该要叫「海叔」的。因为,原先董事长要写的是「鬼谷晏的叔叔」,也就是「略城之主鬼谷藏龙的弟弟」,为了维持他不住略城内的孤僻性格,我增加了一个擎海潮的设定——「妹控」!让城主多个夫人,而这夫人还是擎海潮的才情惜夫小妹,这一切就全串起来了。有个才貌兼具,秀外慧中的女卧龙小妹,身为哥哥的,会认为这世上有几个男人匹配的了?鬼谷藏龙那个爱读兵书的憨厚书呆,配得上吗?(擎:呸!)这样的设定更动,也是为了让擎海潮、鬼谷藏龙、惜夫人,甚至鬼谷晏四人之间的互动,更加丰富有趣。

身为一个兼具新时代独立女性,又融合传统女性温婉特质的惜夫人,她饱读诗书,见识不凡,眼光独到,她不挑天下第一人当夫婿,她挑爱她惜她的「潜力股」,她相信在她的从旁辅助下,她的夫婿哪能不顶起一片天啊?所以鬼谷藏龙这大叔,他们一见就爱上了,一谈就非卿莫属了,这对擎海潮而言,打击好大啊。(擎:不!这老头看起来比我大啊!天雷轰顶!)我才情的惜夫小妹,我唯一的血缘至亲,竟然半夜拎着枕头就跟人走,私奔入略城,这根本是红拂女,不是我的惜夫小妹啊!打击太大,眼光太高,大舅子看妹夫,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所以不去略城,也只是刚好。

这里就要谈到擎海潮还有一个人物特质:「他不是很懂女人的」,他一直都不太理解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要的又是何物?但他却一直都认为自己挺能掌握的,所以我就安排三个女人来打击他的自以为是——惜夫小妹、义女忘忧、至爱击珊瑚。

惜夫小妹来打击他:以为女人要的是什么,其实对象再怎么条件优渥,若失了一个「深爱她」的要件,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义女忘忧来让他后悔:原来遗忘旧爱或被旧爱遗忘的感受,是如此的痛彻心扉。至于他的最爱击珊瑚来让他省思:女人爱的,往往就是那种纯粹。天下神功、武林盟主什么的,都是虚名,就像便觅名箫,终究不敌珊瑚给的那支简单小短箫,回归纯粹的挚爱,是不假外求的。

如前所说,像擎海潮这样有「强烈个人见解与自信」的高人,就越需要别人来打击打击他,而且越亲,越好;越痛,还越有效。

所以击珊瑚,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出现了。

像擎海潮这样孤傲冷僻的人,不太容易喜欢上人的(但要讨厌人却很简单),故我设计要能突破北冽鲸涛这冷森森的面具外墙的人,要是一个看起来像猫温顺,但摸久了,你就知道她原来是母狮子的不同两极女性。

某种程度而言,擎海潮的感情世界,有种「怕坏人」的特质。他板起脸来,冷面无私:他爱人或朋友发火出来,他怕得要死。

擎海潮和击珊瑚的相遇,大家就当作他们相遇只是那么平凡,那么无奇,但平淡的力量,往往深远流长。浸润越久,感情越深,所以希望给对方不一样的。早期的擎海潮,绝学未成,功不成,名不就,为了让珊瑚感到光荣,所以一心钻营于武学的练就,正因为击珊瑚了解他,所以不耽误他,在他错愕不解之下,留下一个短箫,让他思悟,因为击珊瑚知道,海潮终究会功成,这心境也终究会参透。没想到这遗箫举动,却成了擎海潮内心的痛。

安排击珊瑚这角色,除了要拱出海舅爱听箫的心路历程,也是想做一种有了年纪的高人平淡之爱,这在霹雳世界中,是很少碰触的,因为怕高人一牵扯爱情,就不「那么高人」了。但像北冽鲸涛这么性情中人的,让他心里有个爱人的位置,就更会显得他情之真,爱之切。所以我让他们试,试着写出一种「不是夫妻,却又超越夫妻」的男女感情,因为若真的让他们成为夫妻,那他们之前的互动,就少了点距离,少了点笼统,也少了点美感。

某周喜欢两人世界中平淡美感,这是某周个人人生喜好。但感情里总免不了惊涛骇浪,轰轰烈烈一场的,或许这样,才能更体现「平淡牵手走着,真好」。

北冽「鲸涛」不怕惊涛骇浪,但若这鲸涛是老丈人,而且还是个失伴老泰山大人,孤父寡母的,最难应付了。

其实这老丈人看人还挺准的,他的小珊瑚跟这小伙子是不会幸福的,他一眼就料中了,只是没想到他的小珊瑚好的不学,学坏的,跟人私奔了,而且好不容易诅咒应验两人分手,还能之后有重逢戏码可演,这击楫中流突变的鬼觉神知,怎受得了?

海舅外刚内柔,珊瑚外柔内刚,两人在性格上呈现互补,让海舅内心柔软一点,他就更像个人,一个「坚持保持孤高冷傲」的高「人」,一颗你猜不中却会笑起来格外温暖的太阳。

其实擎海潮和击珊瑚,还有一项「很要命」的共通特点,这点就算是现代情侣也会很害怕的一点,那就是他们很喜欢「默默」为对方尽些心,做些事情,他们都不讲的,仿佛讲出来就不够「奉献」似的。所以击珊瑚当初选择离开海舅,因为希望他以后体悟何为纯粹的爱:所以击珊瑚又选择为替海舅救挚友一页书,而默默一声不响的练了拈玉绣手,最后落得失忆,到处乱跑。又所以海舅为隐瞒击楫中流没死的秘密,竟然最后赔上性命。相信一定有部分戏迷认为,为何他们都不直接坦白说出来,瞒来瞒去的,或许在爱情世界里,这种「默默的成全」如果讲出来,就不叫付出了。而且都讲出来了,那还有「戏」可演吗?

关于友人,某周虽然希望擎海潮不要那么「高」,多点「人」味,但在他的一群死党面前,擎海潮是坚持一定得保持他的完美形象,他的一贯眉角,它的独特品味……好多他的莫名坚持的。

这里,也就体现擎海潮的另一个有趣特质:「好面子、顾形象」。这点跟某周我还蛮像的,常常就是会遇到一种囧到想杀人的情境:试想当你打扮得风流倜傥,一身靓装,准备谈吐高尚,「故意」却要装作「不经意」地,展现个人高雅形象时,就是会有一群不长眼的,一直在旁边掀你底牌、挖你疮疤、吐槽你到爆的所谓「白目知心死党」,搞到你当场形象「落漆」,囧到你想发火却又得保持形象,气到身体微颤,还要显出一抹动人微笑的状况。没错!擎海潮虽然平常时他死党们都顺着他,但他们永远一抓住机会,就不会给擎海潮好过,所以海舅喷茶什么的,都算小儿科,没喷火算客气了!

不是好友,就不知道对方槽点何在:不漏对方气,就好像跟对方交情不够深。但话说回头,擎海潮的这群朋友,个个都是细水流长的老友,个个也都是各具性格的奇人异士。老破碗「捡角喫毛」乞讨不贪多,只爱零角碎银;老酒虫「酒痴千钟少」嗜酒如命,酒后还会像学草圣张旭「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烟云」,疯癫的很;白尘子,则跟他品味最合,却没想到这白尘子大有来头,是凯旋侯的另一副体,尽管如此,他却永远知道擎海潮爱喝什么茶,爱做什么娱乐,所以海舅也最不忍呵责白尘子了。

当初某周设计这些好友的存在,是希望帮擎海潮多点人际关系,关系多,戏路就多,而且用他们不同性格的互动冲击,来呈现海舅的别扭、刁钻,或者说是「傲娇」吧!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挺诚实的,这种爱「装」的别扭性格,让海舅会比较可爱一点。当然,他的这群白目知心死党,适时地戳破他的爱装,也是一定要的。

而最爱戳他、吐他的,就是性格完全和他不一样,兴趣也不一样的老酒虫——酒痴千钟少。跟海舅最不一样,但也跟他身边最久,甚至最后连海舅都有点被同化了。酒痴个性直爽,爱喝酒,海舅爱喝茶,其实为何爱喝茶?还是跟海舅好形象、爱面子有关,酒后会乱性,形象俱失,这对不胜酒力的擎海潮而言,多可怕啊!怎么可以失态?本高人绝对不喝!这个理由,绝对充足,瞧!擎海潮唯一一次的喝酒,不就在茶亭里喝的酩酊大醉、又哭又笑的?(擎:你有没有同情下啊?我死了那么多朋友,吊祭失态一下,不行吗?这不会留污点的!)

当初最后一位收掉老酒虫,也是认为他跟海舅最有反差,也最有冲击,让他连死都陪在海舅身边,擎海潮才更能体会「朋友」对他人生的重要。

另一个,让海舅上了一门人生大课的,就是一页书了。这金和尚有够白目的,我小妹唯一心肝宝贝,我擎海潮唯一的外甥——鬼谷晏不幸遇害过世,这一页书还跑来呛声,要九韶遗谱,是我那不成材的妹夫好脾气,不然让我出手,绝对拍飞他!

事实证明,你们是绝对要对上的!这从擎海潮这角色一设定出来,董事长就是希望海舅跟一页书要打对台,而且要从完完全全的仇人,变为推心置腹的好友,所以「海天决」是一定会有的戏码。

为了建立仇恨,所以有人得死,死一个原本擎海潮就讨厌的角色,根本构不成什么仇恨的,但「他是我惜夫小妹的夫婿啊!」光这一点,理由就满分了。何况这金和尚舍利都掉光了,还长出一头秀发来,是要疯到什么程度?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为了海天决,我设计了让海舅「刻冰雕下战书」的华丽气势桥段,不然普天之下,有几个武林人士认得北冽鲸涛的?而且为了海天决,董事长还发挥他的绘画天分,设计了天覆地漏的特殊地形,但海天决那一战,的的确确「整」到我了,所以我借剧中业途灵的口吻,讲了一句心底话:「这个地形不知谁设计的?这么糟蹋人!」正所谓上冲下洗,左拍右打,还要倒吊,我真的卯足了劲在打打打,打到我双眼流油,打到拍摄人员满身出汗,幸好出来的成果我挺满意的,再次感谢辛苦的导演和工作人员。以及特摄组的后制。

为了对抗一页书「硬梆梆」的如是我斩,我设计了能软又能硬的「号雨鲸脉」,新的霹雳武器,一定要讲究多功能的啊!

多功能的号雨鲸脉,那时是要让海舅像三太子一样,扒了龙王太子敖丙(号雨鲸鳌)的筋脉,作为武器,这样挺威武、挺风光的。只是没想到后面跑出个东海龙王(端木燹龙)来讨交代,真是天杀的!出来混的,早晚得还。

而这一战,让海天两人打出了兴趣和缘分。当然,这得归功于死国和火宅佛狱的加柴添火,从此海天两人的命运,紧紧地系在一起。但要从仇人到挚友,这路还很长,尤其这两个都是脾气硬得很,谁先软化,成了一大关键。而某周选择让「口嫌体正直」的海舅扮演转变的角色,仇是他先提的,要软也是他先,这的确颇有难度。但谁教海舅就是跟世俗不一样的性格,越不可能,就越有可能:越轻易的,反而就越困难。当然这关键也非平白无故,理由就在于海舅对一页书的性格认同:同样的自我,同样的固执,同样的不服输。但这样的认同,也在香独秀帮助两人疗伤的这桥段,得到关键性的转变。所谓不打不相识,英雄惜英雄,大概就是这样吧?

而海天一战,打出了不错回响之后,董事长和编剧组觉得那不错,再来个「海天二决」吧?于是,又有了云鼓雷峰的「佛山联决」。让擎海潮为一页书奉献一下,携手联决闯三关,最后还跟帝如来来个挤眉弄眼,合力诓一页书吞药,虽然打得好累,中途还要跳崖去捡东西,但终究皇天不负有心人,药喝了,入魔的一页书要开始「转性了」。

海天两人的纠缠,其实一页书帮擎海潮上了一堂很重要的课:人生,不只有自己与朋友,还有「天下」,还有「正义」。这对于一个不是待在雪崖听箫,就是待在茶亭品茗的擎海潮而言,无疑是开了一片不同的视野。有能力的人,就该替这苍生做点事,喝茶听箫固然惬意,但也有点浪费了才学。擎海潮从一页书身上,学到了「慷慨任事」这四个字,这也是击珊瑚在遇到他时,觉得最欣喜的转变。而从「天下第一憨人」的素还真身上,也体现了这种人生价值。

所以,擎海潮,他学到了,也开始了他从不预料的人生,他打了他人生好几场意外的杖,也经历他原先可能一生都不会有的大风大浪。但他是只能冲破冰层、穿越雪潮的北海巨鲸,这些惊涛骇浪,就算有,也只是小小涟漪,没在怕的!

刚强,固然好威,好有气势;但学会柔软,生命反而有了厚度。有戏迷说擎海潮自从扯上感情之后,好像「破格」,变得不那么自我、威风了。但也因为这些让生命有了牵绊的挚友,让他的人生产生不同的面相,擎海潮是个成长型人物,他不是个一出来就定型、硬梆梆的角色,他的人生际遇,需要靠与各种不同人的撞击,产生各自精彩的火花,他的生命才会步向圆满。虽然他的每个成长,每个执念上的转变,往往都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破格什么的,真的都是浮云,在顺中骋其天性,在逆中不屈其志,才是身为他主笔的某周想做到的。

文/编剧:周郎

擎海潮总共使用三首配乐,皆由孙敬凡编写,分别是场景乐、出场乐、武戏配乐,三首配乐都大量使用了箫与笛,呈现出擎海潮爱箫的特质,孙老师特别邀请好朋友黄治平至录音室演奏录制,黄老师是专业演奏家,擅长笛与箫,曾参与过的霹雳配乐有天不孤、关山聆月等。

场景乐:代表银盌盛雪场景的配乐,是孙老师偶然之作,使用琵琶与笛,编剧在挑选剧中人物配乐时,相中这首,将它用于银盌盛雪场景配乐,依照编剧说法,这首配乐有他所希望的悲伤情绪,这么说来,在银盌盛雪会发生什么悲伤的事情?

出场乐:孙老师起先写好的版本,但编剧认为侠气稍微多了一点,少了一点世外高人感,后来这首配乐就由剑之初使用,并请孙老师另外再写了一首,这首非常适合擎海潮所需要的氛围,也是以笛、箫为主,在配乐前头使用自由拍,并营造出擎海潮居住地,冰雪弥天之感。

武戏乐:这首武戏也修改过一次,第一个版本的笛声较多、频率较高,有武戏所需的激昂、变化感,不过与曲中箫声的低沉表现落差较大,为了再强调擎海潮的高人风范与稳重感,经过修改后,成为现在所使用的版本,不过编剧认为,不考虑角色因素的话,两个版本都非常棒哦!

◎北冽鲸涛(擎海潮角色曲)曲/编曲:孙敬凡 笛:黄治平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二十七》

擎海潮的专属订制曲,其实应该说这首曲是第二版本,最初所写的曲风偏向侠气,但之后挪用作其他角色使用(为剑之初角色曲)。本曲前段以自由拍画龙点睛,搭配笛音嘹亮清脆,带出隐士高人的味道,整首曲子的编曲也尽量呈现出身处云雾之上的飘渺感。

◎银盌盛雪(擎海潮情境曲)曲/编曲:孙敬凡 笛:黄治平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二十八》

本曲为孙敬凡老师在今年初所编写的悲曲,使用琵琶与笛音勾勒出无限的凄凉与悲怆。本为偶然之作,没想到编剧在挑选剧中人物配乐时,感觉此曲所隐含的悲伤情绪似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正好适合擎海潮此角的需求,因此成为了擎海潮在银盌盛雪时的情境用曲。

◎浪逐千秋峰(擎海潮武戏曲)曲/编曲:孙敬凡 笛:黄治平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二十八》

由于擎海潮是个爱箫如痴之人,所以北海鲸系列的配乐都运用了大量的箫声笛音。不过此曲诞生过程略有波折,原始版本的速度较慢,且笛声较多、频率较高,虽有武戏所需的激昂、变化感,但与曲中箫声的低沉表现落差较大,为了强调擎海潮的高人风范与稳重感,修改后加入强烈的中国风味,藉以带出北冽鲸涛出手时的雷霆气势。

◎云烟(擎海潮与击珊瑚)曲/编曲:鬼毛浩 二胡:连方辰 收录于《霹雳经武纪之枭皇论战剧集原声带》

北冽鲸涛擎海潮内心真正的挂念,也就是银盌盛雪内,那付诸于箫的思念。擎海潮与击珊瑚,年经的时候相识,也对于彼此都很欣赏,但是却因为诸多因素,导致最后分离,也因为擎海潮遭遇虓眼军督攻击,而开启了两人新的缘份。

◎海天决(擎海潮VS一页书)曲/编曲:阿轮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二十九》

本曲为阿轮老师为「海天决」惊世之战所量身订制的武戏曲,配合天地合的特殊场景设计,以及擎海潮和一页书交锋的对战节奏,运用管弦大合声与击鼓阵所谱出的中快版行进曲,宛如惊涛骇浪般的磅礴气势。

◎雪掩孤城浪惊篇(擎海潮壮烈武戏曲)曲/编曲:丁天牧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三十三》

曲风介绍:低回的笛音缓缓吹起,宛如暴雨前的萧瑟氛围,接着战鼓擂动,配合紧凑的演奏,曲子转换为强烈奔放,一场决斗正式展开,在豪迈的旋律与明快的曲调中,流动着英雄豪情与壮烈之血。

风雪情天(擎海潮与击珊瑚)曲/编曲演唱:阿轮、词:周郎收录于《天子传奇开周记剧集原声带-人物篇》

莫道红颜无情 红颜自古薄命

昨夜欢如春冰 今朝天涯浮萍

淋一身风霜寒冷 冷不过 醉后凄清

啊~

恨多情 负阮一生 也恨伊放阮飘零

早知当初 好梦难成 不该问伊人芳名

啊~

恨今生恩爱难平 拨弄阮情义偷生

只愿别离 天若有情 再送阮风雪一程

相关词汇

霹雳布袋戏
黄文择
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
霹雳经武纪之枭皇论战
霹雳兵燹之圣魔战印
潮州君皇
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
霹雳兵燹之圣魔战印
鬼觉神知
鬼觉神知
号雨鲸脉
神坊羽衣刃
兵甲武经
赤子心
啸日猋
惜夫人
惜夫人
千钟少
击珊瑚
惜夫人
鬼谷藏龙
忘忧
玉倾欢
赤子心
鬼谷晏
白尘子
一页书
忌霞殇
千钟少
拣角喫毛
素还真
号雨鲸鳌
烨世兵权
端木燹龙
鬼觉神知
号雨鲸鳌
端木燹龙
靖沧浪
登道岸
死国
琵琶邪骨
魍魉灵休
鬼谷藏龙
一页书
火宅佛狱
云鼓雷峰
击楫中流
净无幻
击珊瑚
鬼觉神知
素还真
忌霞殇
一页书
火宅佛狱
咒世主
神坊羽衣刃
死国
云鼓雷峰
地者
天者
鬼谷藏龙
死国
琵琶邪骨
魍魉灵休
黑暗冷爵
凯旋侯
一页书
天不孤
关山聆月
阿轮
周郎
恩爱
电脑版